窗外的樹同眼前的人

                                  窗外的樹同眼前的人

                                                        

                                      人的名,樹的影。                          

                                                                ——題記

                                      一向喜歡眺望窗外,隔著玻璃就有冰涼的觸感,似乎朦朦朧朧隔著一道障,有一種飄渺透過肉體凝望靈魂的感覺。小時候總是習慣性地被窗外的事物所吸引,如今也還時不時臨窗遠眺,思緒似飄了好遠,而想到的事物又近在窗前。


                                      在老家住在水泥白墻紅瓦的小院里,低頭抬頭間,一朝一夕都是歲月沉香,令人沉醉。


                                      曾經的院子里,從二樓向窗外看,有一棵不知名的樹,四季都是綠色的,卵形的葉兒徜徉在遠處的云海,粗壯的枝耷拉在紅磚墻上,佇立在常年潮濕的潤土中,像靠在墻邊眺望遠方的沉思者,由近到遠散發出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成熟光輝,它的葉兒,也是它的手掌,棒著飄渺、輕柔、深入人心的陽光,這是一種沉穩人群的象征;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從容;一種終于停止向周圍申訴的大氣;一種能夠看得很圓卻又并不陡峭的高度。像他們,那時我靜靜地想,想他們給予我溫暖的懷抱,想他們與我共同埋下樹種子的厚繭,想他們厚重、堅實的臂膀。春末夏初,從它身邊走過的每個美好悠然人影在它的生機旁似乎也顯得黯然,它似親人細聲潤雨的關愛,我們習慣了那眼前的蔥蔥郁郁卻不知自己習慣于這油綠下的陰涼,而它在別人面前展示出了一種無形的迫力。我的靈魂和精神則脫去了院里的蔥綠,飄飄蕩蕩地離它遠去,好似暈厥了一般。


                                      一場秋,一場未知的險,云層匯集,時而舞袖,時而掩面,瞬間萬變,風也吹大了。樹葉開始揮舞,來來往往交錯在視野里,婆娑著起舞。那樹的樹干卻絲毫不動,它似乎感受著來自天地萬物的浩然正氣,俯瞰足下,當時的力量足以讓那些躁熱的心冷卻下來,那時的它就像這時的我們,心靈純凈卻孤擋一面,用那所謂的“正義”與“人情”用青春作為“利刃”,劃開凌厲、令人寒畏的風,只留下滿地的落葉和無法阻擋的寒冬。盡管知勝算無幾,卻敢于一試。


                                      若即若離,被云霧覆蓋的視野里,那山坡上的樹,向陽自然。風來時,它也只輕輕、羞澀的搖擺那小枝上的翠黃葉兒,那茶黃色的葉兒給我一種素淡人世世故的淡然。它們只是夾雜著悠悠掃過田園的秋風,輕輕簇擁著彼此,用葉尖劃著秋風織的輕紗。長的是磨難,短的是人生,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借我最初與最后的不敢,借我溫軟的魯莽和玩笑的莊嚴,那山坡上的樹像固執的少年,不曾改變。


                                      思緒被即將暗下來的夜幕拉了回來,房間只剩下殘余夕陽撒在地板上,回過神來的一瞬間看不到屋內的設施,只能仰頭靠在椅背上慢慢回味,讓沙沙作響搖擺的葉兒埋沒屋內時鐘令人心慌的“嗒嗒”聲。窗外的黃昏還是那樣的溫柔、美麗和平靜。照在那棵樹上使其顯得火熱,似乎有著人一般的魅力。它在與層層疊疊的城市大廈下,有著一種能洗脫人心靈污穢的脫俗力量。它仿佛吸引著我與它一起沐浴著一日內最后一縷夕陽,我穿上鞋,來到它身邊與它肩并肩。


                                      最后一縷夕陽,這時我與誰同歡?只與同天之下,同山之上,與此樹、與家人、與好友相伴。


                                      夕陽已逝去,夜里能看到微光下隱隱約約樹干粗糙多節,久歷風霜,樹枝肆意蔓生,但月光透過樹縫漏下來,樹葉隨風搖擺,樹影斑駁如微波蕩漾。樹枝交疊錯落,宛如華蓋,打開窗,剛下過雨屋下的路上鋪著一層厚厚的落葉。空氣聞起來有淡淡的潮氣和大自然的味道,那樹站在那兒,像懷著心事的路人,仰首靜觀月影相間,看涼月出沒云底,星斗時隱時現。它的心底似乎和我們一樣,敬畏著未來時光,回味著與你擦肩而過的陌生人的深情凝望。世界的角落都散落著與之相似的光芒,我們就像樹,在靜謐的夜空下悄悄地透露出對未來美好的期待與未來若即若離的惆悵。


                                      在老屋的墻上掛著一幅我曾反復畫過的一幅畫。深藍色背景中央,有一片更深的藍,曾經有人說那是深邃的眼眸,也有人說那是深海里的孤鯨,其實那只是窗外不遠處的山坡上的樹,它將永遠懸掛在那忽隱即破的玻璃窗外。(K1806楊思瓏 供稿)

                                   

                                   

                                  相關文章

                                  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 汕尾 | 吕梁 | 寿光 | 定西 | 德清 | 连云港 | 昆山 | 中卫 | 建湖 | 库尔勒 | 岳阳 | 朝阳 | 果洛 | 资阳 | 凉山 | 漳州 | 晋中 | 保定 | 云南昆明 | 潍坊 | 楚雄 | 聊城 | 鸡西 | 广西南宁 | 普洱 | 日喀则 | 钦州 | 宝鸡 | 厦门 | 安吉 | 梧州 | 武安 | 安顺 | 瓦房店 | 威海 | 烟台 | 淄博 | 清远 | 宿迁 | 宁波 | 瓦房店 | 广西南宁 | 滁州 | 邯郸 | 临汾 | 日喀则 | 七台河 | 恩施 | 衢州 | 那曲 | 济源 | 丽江 | 株洲 | 东阳 | 本溪 | 张掖 | 招远 | 沧州 | 项城 | 广安 | 济南 | 安顺 | 莱州 | 那曲 | 江门 | 安康 | 普洱 | 泗洪 | 泰兴 | 茂名 | 伊春 | 桐城 | 忻州 | 池州 | 九江 | 嘉善 | 龙口 | 临沂 | 四平 | 朔州 | 海丰 | 灌南 | 朝阳 | 雄安新区 | 沭阳 | 信阳 | 浙江杭州 | 茂名 | 阳泉 | 和田 | 吉林 | 连云港 | 单县 | 大理 | 永新 | 甘南 | 昭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