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永駐

                                  “你爺爺生病了,這個星期你回來可能看不到他了。”

                                  “……”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略帶著傷感的媽媽的聲音。她好想刻意隱瞞了自己的情緒,我一再追問,得到的卻終是讓人懊惱的回答:“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不是什么大病啦!”她總是微笑著這么回答我。

                                  那一天,爺爺被推進了手術室,那一天,我知道了真相……

                                  肺癌中期。

                                  這四個字像顆銳利無比的子彈,轟擊著我。讀不進書,沒心情寫作業,上課走神嚴重……,那幾天,我像只無助的小貓,守望著爺爺,想念著醫院里的爺爺。

                                  終于熬到了周五,我迎來了爺爺平安無事的消息,但是由于手術,爺爺被切除了兩片肺葉,我心如刀絞,強忍著心痛,踏進了醫院的大門,站在隔離房外,眼眶一熱,兩顆豆大的淚珠沉默著滑下臉頰。

                                  幼時爺爺陪伴我的一幕幕忽然盡數浮現在眼前。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在了故鄉的土地上,呦呵聲,叫賣聲,瓷器的微小碰撞聲……天還蒙蒙亮,故鄉的街坊就熱鬧了起來。

                                  趕集是童年的我最愛的活動了,平時安靜的街上熱鬧非凡,小雞小鴨玩具零食,這些東西都有賣,爺爺粗糙厚實的手緊握著我稚嫩的小手,溫暖著我。

                                  “想吃什么啊?”爺爺望著我,慈祥的眼中透露著細如絲縷的愛,“走!我們到前面逛逛去!”說完,爺爺抱起我,把我架在了他脖子上。我感覺自己成了巨人,開心地叫著。爺爺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頭:“幫你買小雞好不好呀?”我興奮得左晃右晃,直呼著好呀好呀。

                                  “老板,買兩只小雞。”

                                  爺爺摸索著,從口袋里掏出錢包,打開錢包,爺爺愣了會,但馬上又恢復了笑容,數著為數不多的鈔票,掏出皺巴巴的兩張人民幣遞了出去。沒有絲毫的猶豫。轉身把小雞送到我手上,爺爺笑著又把我送上了肩,眼神里充斥著的是對我的深愛。爺爺這個人脾氣其實不是很好,有時候和別人聊著聊著忽然就生氣了,但是每次只要看到我,他的眼里就少了分煩躁,多了分溫柔。或許,爺爺只有對我這個心肝寶貝才這么溫柔吧。

                                  恍若從夢中驚醒,爺爺出院的消息又將我拉回了現實。

                                  沒過多久,爺爺回到了家中,還是那個老樣子,默默地對我們好著。每天,爺爺都吃著讓人目不暇接的各種藥品,感覺只吃那些藥都能讓人吃飽,望著這樣的爺爺,我不禁心里一酸……

                                  就算剛從病魔中解脫,爺爺仍然很愛唱歌,不是在KTV豪華的包廂里,而是在很多人,很熱鬧的大廳里唱歌。那天下著鵝毛大雪,窗外一片冰天雪地,爺爺卻堅持要去唱歌,像個幼稚的小孩。擔心爺爺一個人去會出什么意外,我便陪爺爺出了門。

                                  外面很冷。寒風刺骨,爺爺帶著我默不作聲地走著。怕爺爺摔倒,我攙扶著爺爺,他緊握著我的手,走得小心翼翼。我不再是那個小孩,手掌再也不稚嫩,已可以給予他人溫暖,同樣的,爺爺也不再是那個身強力壯的爺爺了,他也同樣需要一個溫暖的依靠。爺爺緩慢的挪動著腳步,呼吸似乎有點難以調整,看著這樣的爺爺,仿佛稍微走快一點他就會滑倒,是切除肺葉留下的后遺癥嗎……

                                  “爺爺,走了!”

                                  “你說什么?”

                                  “走了!”

                                  “哦,好!”

                                  從那時起,我才發現爺爺真的老了,他反應遲鈍了,聽力下降了。他,再也不是那個天天帶著我出去玩耍的爺爺了,他成了一個小孩,需要照顧的小孩,爺爺,該換我來照顧你了。

                                  “等一下!”

                                  “干什么?”

                                  “我買了熱牛奶!過來拿著,喝了暖暖身子!”

                                  只見爺爺從超市里緩緩走了出來,手里抓著兩罐牛奶,和我招著手。

                                  就算身體這樣了,爺爺還是先考慮到我,我悄悄收起眼角的淚,快步跑去。

                                  下個月我們全家將有一次全家旅行,去海邊城市,廈門。

                                  廈門的風景如畫,麗日當空,群山綿延,仿佛世間所有的生命都應約而來,同時飛躍,同時歡呼,同時幻化成無數游離浮動的光點。路邊的柳樹搖曳著,讓人想起溫馨的舊時光。

                                  妹妹和姑姑走在最前面,聊著廈門的美景,聊著今天的趣事,聊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則和爺爺一起,走在最后。爺爺走得很慢,他透過厚厚的鏡片,看著四周他從未見過的美景,跟我指著各種樓,開心的笑著。是的,爺爺眼睛不好,以前開摩托車,有灰塵進了眼睛里,弄壞了眼睛,讓我來成為你的眼,看遍世間萬物,嘗遍人間煙火。

                                  我緊握著爺爺的手,一步步往前走著,生怕弄丟了爺爺。

                                  “吶,爺爺,我們快點走,跟上他們吧!”

                                  我抓緊了爺爺的手,抓緊了他那日漸消瘦了的手。

                                  這一天,爺爺很開心,一家人很久沒這樣一起出去旅過行了。我也終于反過來照顧好了爺爺,爺爺,我會永遠愛你!

                                  爺爺雖經歷了大病,卻依舊忍受著身上的痛,對我們好著。我的爺爺雖默默無聞,不是什么大老板,也沒做過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我堅信著,他是世上最好的爺爺!爺爺,愿您馨香永駐,感染世間。(1806周仡程來稿   

                                  相關文章

                                  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 德州 | 武安 | 佳木斯 | 湖州 | 双鸭山 | 锡林郭勒 | 兴安盟 | 南充 | 铜陵 | 日照 | 昌吉 | 如皋 | 鹤岗 | 海拉尔 | 宜春 | 承德 | 泸州 | 阿拉善盟 | 资阳 | 南平 | 长垣 | 哈密 | 文山 | 漯河 | 鹤岗 | 葫芦岛 | 邹平 | 招远 | 日喀则 | 日喀则 | 金坛 | 昌吉 | 连云港 | 伊犁 | 来宾 | 阿拉善盟 | 和田 | 贵州贵阳 | 亳州 | 资阳 | 青州 | 开封 | 周口 | 荆州 | 日喀则 | 南京 | 福建福州 | 浙江杭州 | 海拉尔 | 巢湖 | 咸宁 | 黄冈 | 保亭 | 吉林长春 | 林芝 | 阿拉善盟 | 株洲 | 铜仁 | 深圳 | 河南郑州 | 灌南 | 迁安市 | 通化 | 吉林 | 公主岭 | 池州 | 定州 | 甘孜 | 怀化 | 龙口 | 潮州 | 延边 | 广饶 | 宁波 | 澳门澳门 | 启东 | 招远 | 宜春 | 马鞍山 | 株洲 | 温岭 | 慈溪 | 茂名 | 漯河 | 盐城 | 台湾台湾 | 吉安 | 克孜勒苏 | 忻州 | 张北 | 黔西南 | 山东青岛 | 德州 | 温州 | 白沙 | 泗阳 | 盘锦 |